青海福利彩票网官网|178彩票网安全吗

元好問《游黃華山》譯文 《游黃華山》鑒賞及賞析

由美玲供稿

  《游黃華山》是由元好問所創作的,全詩層次清晰,結構謹嚴,描寫角度多變,表達方式靈活。今天小編在這給大家整理了一些關于《游黃華山》的譯文及鑒賞,我們一起來看看吧!

  《游黃華山》

  金朝:元好問

  黃華水簾天下絕,我初聞之雪溪翁。

  丹霞翠壁高歡宮,銀河下濯青芙蓉。

  昨朝一游亦偶爾,更覺摹寫難為功。

  是時氣節已三月,山木赤立無春容。

  湍聲洶洶轉絕壑,雪氣凜凜隨陰風。

  懸流千丈忽當眼,芥蒂一洗平生胸。

  雷公怒激散飛雹,日腳倒射垂長虹。

  驪珠百斛供一瀉,海藏翻倒愁龍公。

  輕明圓轉不相礙,變見融結誰為雄?

  歸來心魄為動蕩,曉夢月落春山空。

  手中仙人九節杖,每恨勝景不得窮。

  攜壺重來巖下宿,道人已約山櫻紅。

  《游黃華山》譯文

  黃華山的瀑布可稱天下一絕,我最初聽人講述聞自雪溪翁。

  紅霞輝映著插天峰下高歡宮,飛瀑蕩滌山石如青艷的芙蓉。

  昨天清晨也偶然走進黃華山,更覺難以摹寫這造化的奇境。

  當時的節氣已到了三月早春,樹木赤條條的沒有春的面容。

  洶涌的瀑布聲從絕壑處湍急而來,濺起的霧氣仿佛夾雜著凜凜陰風。

  瞬間那高懸千丈的瀑布盡收眼底,把平生的沉郁憂悶一下清洗干凈。

  轟鳴飛濺的水流如雷公怒擊飛雹,云隙間陽光倒射形成垂掛的彩虹。

  如百斛驪龍吐珠似的水一下瀉出,翻卷著海底寶藏使龍王愁苦在胸。

  水珠輕瑩明澈時分時合互不相礙,變幻融凝有誰能勝過此雄奇之景。

  回來后思緒仍被那里景色所激動,夢里似看到晨月落后春山盡空靈。

  手中雖然拄著仙人的九節蒼藤杖,每恨看不盡奇絕勝景而心中耿耿。

  只盼攜壺再來這黃華水簾巖下住,道人已約定山櫻爛漫時節再重逢。

  《游黃華山》注釋

  黃華山:即隆慮山,又稱林慮山,在河南林縣西北二十五里。

  水簾:即瀑布,位于黃華山北巖。

  雪溪翁:指王庭箱,字子端,號雪溪,世宗大定年間進士,官供奉翰休,曾卜居于彰德(治所在安陽),轄林縣等地,買田于林慮,讀書于黃華山寺,自號黃華山主、黃華老人

  高歡:南北朝北齊神武帝,他曾在黃華山插天峰筑避暑宮。

  芙蓉:即荷花,古人詩中常借喻山峰,西岳華山最高峰亦名蓮花峰。

  摹(mó)寫:照著樣子寫字或繪畫,此指照著景物寫詩,亦即寫詩描寫、黃華爆布。

  芥蒂:細小的梗塞物,比喻心中郁積的不快。

  雷公:是神話傳說中的雷神,左手持鼓,右手執推,擊鼓則雷鳴。

  日腳:指太陽從云朵縫隙間射下的光線。

  驪珠(lí zhū):傳說出自深淵中驪龍下巴下面的一種貴重的珍珠。

  變見:交化,顯現的意思。

  勝景:優美的景物。

  窮:窮盡,看盡。

  山櫻:山櫻桃,我國北方山地常見的一種野生植物,春天開花,花小而紅。

  《游黃華山》創作背景

  蒙古太宗九年(1237年),詩人已經被解除拘管,從聊城移居冠氏(今山東冠縣)的詩人動了回鄉的念頭。這年秋天,詩人回家鄉忻州先作了一次短暫的探視,冬天動身返回冠氏。途經河南林縣時,慕名登游黃華山,寫下了這首長篇山水詩。

  《游黃華山》賞析

  本詩是一首比較單純的寫景紀游詩。全詩共二十四句,可分為三部分。前四句為第一部分,寫昔日的耳聞。首句是總評價,點出黃華勝景在瀑布一水。水簾是詩人初游黃華的重點,也是該詩描繪的中心。“天下絕”三字一錘定音,給瀑布以極高的贊譽,頗有與“桂林山水甲天下”爭雄之概。次句點出上句的由來。“天下絕”的評贊出自王庭藥這位熟諳黃華為當代名人之口,更增強了其權威性和說服力,引人必欲一睹黃華豐彩而后快。詩人下文并未馬上去寫瀑布,卻又盤馬彎弓,借雪溪翁的話回溯到古代:“丹霞翠壁高歡宮”,此句以這件史事來說明,云霞流丹、峰巒聳翠的黃華風光為世人矚目鐘愛,是由來已久了,而人工的樓臺宮殿畫棟珠簾又為山川增色添輝,使之愈益引人。“銀河下灌青芙蓉”,使人們很容易聯想起李白的寫景名句:“飛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銀河落九天”(《望廬山瀑布》)、“廬山東南五老峰,青山削出金芙蓉”(《望廬山五老峰》)。元好問詩則將山水合在一句,不僅言簡意賅,而且使瀑布之壯觀、山川之秀美交相輝映,札成一幅完整的畫面,水光山色令人陶醉神往。第一部分寫出昔日耳聞的黃華水簾之美,表現出內心向往之情,為下文的游山描寫做了鋪墊。

  第五句至第二十句是第二部分。這部分正面描寫初游黃華觀賞水簾的情景。這是全詩的中心和最精采部分。“昨朝一游亦偶爾,更覺摹寫難為功。”二句承上而來,如果說,第一分的四句表述了“久聞大名,傾慕已久”之意,那么,這兩句則是抒寫“今日一見,名不虛傳”之慨。上句流露出終償夙愿、喜出望外之感,下句進一步贊嘆黃華水簾實景勝似耳聞,其美難以言傳,更加引起讀者的興趣和注意。這兩句先以虛筆總述初游的觀感,從當初、他人和傳聞轉到昨朝、自己和目睹。盡管詩人慨嘆摹寫之難,但他在下文卻是很成功地為我們描繪了一幅“黃簾水簾圖”。“是時氣節已三月,山木赤立無春容。”這兩句勾勒出大的背景環境,突出了中州地區春色姍姍來遲的特征,與“暮春三月,江南草長,雜花生樹,群鶯亂飛”景象迥異。詩人歌詠黃華水簾的美景之前,卻突出黃華三月份尚無春容的特征,寫出這似乎缺乏詩意的句子,其用意有深一層理解和體會:首先,就寫景而言,是“喧主奪賓”之法,詩人是有意擯棄山青木秀、燕舞鶯歌的繁華熱鬧背景,以便更加突出所要描繪的水簾。前人詩中用類似手法者不乏其例,如李白《獨坐敬亭山》:“眾鳥高飛盡,孤云獨去閑。相看兩不厭,只有敬亭山。”又如柳宗元《江雪》:“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。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。”元詩中這種手法的運用與李、柳之作可謂異曲同衛,而且又自然而然,不露痕跡。共次,就抒情而言,是“欲揚先抑”之筆:正當山無春色,環境蕭條,心情難免寂寞無聊之時,忽然發現了那充滿勃勃生機和盎然春意的瀑布,才更加令人欣岑和振奮,產生一種久渴逢甘、雪中送炭之感。總之,在大筆勾勒黃華水簾的背景環境時,這種“喧主奪賓”和“欲揚先抑”的藝術手法,運用得頗具匠心,值得仔細體會玩味。第九句至第十二句進行直接描寫,分別從聽覺、觸覺、視覺和內心感受不同角度刻畫瀑布。“湍聲隆氨轉絕壑,雪氣察凜隨陰風”。寫黃華瀑布,真是未見其形,先聞其聲,先感其寒,頗有“先聲奪人”的氣勢。這隆隆巨響,這凜凜寒威,恰似戲劇演出中,威風凜凜的大將出場之前,舞臺上的緊鑼密鼓,扣人心弦,引人去注目那即將亮相的主角。“懸流千丈忽當眼”寫突見壯觀的瀑布,給人巨大的精神震撼,詩人愕然而視的神態,如在目前;“芥蒂一洗平生胸”寫大自然景色給人以積極的思想陶冶,自己不禁心曠神怡,胸懷開闊。這兩句把寫景與抒悄融為一體,景中有情,情中有景,結合緊密自然,通過人的主觀感受,更深一層贊美了黃華操布如友如師,催人振奮,給人啟迪。第十三句至第十六句,以奇幻的想象和生動的比喻進一步描繪瀑布:“雷公怒擊散飛雹,日腳倒射垂長虹。”這兩句真是繪聲如聞,繪色如見。詩人筆下的黃華飛瀑,仿佛正在以巒壑為鼓,以湍流為號,演奏著高山流水交響樂,又仿佛正在以日腳為燈,以長空為幕,表演著精采的霓裳羽衣舞。如此描繪,可謂寫照傳神。“驪珠百解供一瀉,海藏翻倒愁龍公。”兩句形容水勢之大,浪花之美,不但想象新奇、比喻巧妙,而且幽默詼諧,富于情趣。對黃華瀑布的直接滿寫,真是淋漓盡致了。于是,第十七句至第二十句,詩人又變換了表達方式和描寫角度:“輕明圓轉不相礙,變見融結誰為雄?”是疑問,又是感嘆,更是頌贊。在雄奇的尤自然面前,深情的詩人不能無動于衷。但千言萬語,仍說不盡黃華之美,真是“更覺攀寫難勺功”,未盡之情,不由發為連者驚嘆。對客觀景物的生動描寫,也就轉為內心感受的直接抒發了。“歸來心瑰為動蕩,曉夢月落春山空。”兩句以余興不消和魂牽夢縈,表現黃華山水給人印象之深,真是到了刻骨銘心的程度。第二部分游山情景的描寫就在這深情綿邀的日思夜夢中結束。

  最后四句是第三部分,抒寫對來日重游的渴望:“手中仙人九節杖,每恨勝景不得寫。攜壺重來巖下宿,道人已約山櫻紅。”句中用仙人九節杖的神話故事之典,固然是說自己窮盡勝景本有條件卻未能充分利用,但同時也給黃華山蒙上了一層浪漫的色彩,仿佛這是一座仙人出沒的仙山了。‘山櫻紅”點出重游之日的山景將比初游時“山木赤立無春容”更加迷人。“巖下宿”表窮盡美景的決心。“攜壺”一則寫重游興致之高,有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間”的用意。此景此情,足以引人遐思。全詩至此夏然而止,語盡而意未窮,給人留以回味和想象余地。

  全詩層次清晰,結構謹嚴,描寫角度多變,表達方式靈活。詩人按游前、游時、游后的時間順序,從耳聞、目睹、內心感受,魂牽夢縈各個角度,運用敘述、描寫、議論、抒情各種方式,去表現黃華的自然風光及個人的初游觀感,“構思窗渺,十步九拆,愈沂而意愈深,味愈雋”,寫得既淋漓盡致,又余味無窮,給人以弧烈感染和深刻印象。詩人能如此成功地為黃華瀑布傳神寫照,除得力于他對祖國山河的深摯熱愛和深厚的文學修養外,還受益于其廣泛的閱歷。“賤子貪名山,客刺已屢投。黃華掛靈臺,天壇避清溝,太山神明觀,二室汗漫游。胸中隱然復有此大物,便可揮斥八極隘九州。”名山大川,詩人不僅耳聞,而且目睹身諾,歷覽山川之美,并有所比較,故而善于抓住特征,寫出個性。“眼處心生句自神”也正是詩人自己山水詩創作成功的經臉概括。

  《游黃華山》作者介紹

  元好(hào)問(1190年8月10日—1257年10月12日),字裕之,號遺山,世稱遺山先生。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金末至大蒙古國時期著名文學家、歷史學家。元好問是宋金對峙時期北方文學的主要代表、文壇盟主,又是金元之際在文學上承前啟后的橋梁,被尊為“北方文雄”、“一代文宗”。他擅作詩、文、詞、曲。其中以詩作成就最高,其“喪亂詩”尤為有名;其詞為金代一朝之冠,可與兩宋名家媲美;其散曲雖傳世不多,但當時影響很大,有倡導之功。有《元遺山先生全集》、《中州集》。

    熱門標簽

    青海福利彩票网官网 彩经网排列三走势图 自由精神 福建2020021期开奖 曰本一级a做爰片 3d独胆王预测毒胆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3d浙江风采网走势图 亿潮智投 全讯网nba比分 拉力赛车最高时速多少 手机麻将开挂免费软件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 免费国外黄页大全网站 兰州一条龙最好的酒店 雪缘园足球资料库 超级吹潮高手喷40秒视频